咨询热线:

疯狂ICO遭央行利剑取缔数字货币监管露冰山一角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09

     
      9月4日下午,央行、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七部门联合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其中明确指出,ICO融资本质是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妥善处置风险。
     从部分ICO项目平台对《公告》的反应来看,已有部分平台提前做出了拥抱监管的行为。具体来看,在国内排名前三的ICO项目平台中,已有和ICOAGE分别于8月30日和9月3日暂停了ICO服务。另外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也于9月2日公告,暂停ICOCOIN数字资产的充值与交易业务。
     然而,从二级交易市场来看,在《公告》下发后,各大代币市场全线大跌。其中超级现金Hshare跌超50%;由李笑来领衔的ICO代币量子币跌超30%;EOS币跌超30%,整体来看绝大多数代币在24小时内下跌的幅度均近40%,据CoinMarketCap网站追踪显示,866种代币的总市值仅在周一一天便蒸发了近200亿美元。
     各种代币价格波动情况 来源:聚币网
     比特币价格60分钟走势图 来源:火币网
     数字货币观察家肖磊对中国财富网表示,比特币此前的大涨,其中一个主要因素就是ICO创造了更多的需求,而中国作为ICO的主要市场,此次监管层实施严格监管,将持续影响比特币价格,投资者要做好迎接一轮熊市的准备。
     中国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互联网金融法治研究中心副秘书长赵鹞则强调,“虚拟货币”的市场容量较小,没有涨跌幅限制,对监管政策敏感,兑换价格容易被投机分子控制,价格暴涨暴跌引发的投机风险不容忽视。
     七部门勒令叫停ICO
     就本次央行等七部门针对ICO发布的《公告》来看,业内人士普遍表示,此次监管较为严苛,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将ICO列入了取缔范畴。
     据悉,在《公告》中,首先便把ICO融资定义为了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彭凯对中国财富网表示,在《公告》的法律依据中,相关性较大的是《证券法》和《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与正文中点名的“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等可能涉及的刑事罪名直接挂钩。“此前在8月24日下发的《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第十五条第二款中,便将未经依法许可的以虚拟货币名义筹集资金的行为列入了非法集资行政调查范围内,从而也为此次《公告》的出台埋下了伏笔。”
     然而,在监管措施方面,更是呈现了全面叫停ICO的态势。具体来看,对于发行端,《公告》之日起勒令全面停止ICO活动,已结束ICO项目进行资金清退;对于交易端,《公告》之日起勒令停止兑换业务,否则工商、网信将有对应处置;对于支付端要求金融机构和非银支付机构停止为ICO提供相关服务,涵盖了开户、结算等各个方面,保险机构不得承保相关业务,且有义务报送违法违规线索。
     赵鹞表示,监管部门此次没有再局限于之前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名词解释,而是直接采用穿透式监管语言来表述“加强代币融资交易平台的管理”。在他看来,此次对于代币融资交易平台的监管,就是禁止其以交易场所方式集中交易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和代币,禁止其以中央对手方居中交易虚拟货币和代币,禁止其给虚拟货币包括代币的法定货币定价和报价,禁止其虚拟货币之间,虚拟货币与代币之间的交易,以及禁止其提供有关的信息资讯服务。同时重申2013年央行等五部委《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禁止商业银行与非银行支付机构为这类活动直接和间接提供任何金融服务,包括支付便利。
     据中国财富网对比发现,虽然此前监管层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监管也十分严格,相继出台了“一办法三指引”等一系列监管措施,可仍旧保持着容忍态度,但对于ICO的融资行为,这次却是“零容忍”。“未来对于ICO,甚至数字货币等领域,不排除会有更大力度的监管政策出台,这要依据于本次《公告》的执行情况,预计监管层还有留后手。”赵鹞指出。
     但在清退安排上,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存在一定难度。彭凯表示,不少已完成项目已经募集完毕较长时间,对应的资金已经实质性使用,虽然比特币在上个月开始面临了一波上涨,但不排除仍存在清退资金缺口。加之部分ICO项目发行团队会谋求境外交易,缺少“清退意愿”,预计一旦某些项目在清退环节出现投资人群体事件,将会有ICO相关的刑事案例出现。
     无碍于国内区块链技术发展
     在此次监管层采用了“一刀切”式的监管下,ICO项目的发行、交易、资金划转等关键环节均被全方位堵截。彭凯表示,在区块链技术尚不成熟的当下,国内ICO项目将难再“回春”,国家队入场的可能性较小,不太可能建立一个ICO交易所来规范这个市场。
     然而,随着国内的叫停,部分ICO团队可能会转战海外,目前国内很多ICO项目的融资主体也都是设立在国外的基金会,从技术上看,国内投资者可以参与境外ICO项目,但在募集和退出环节存在许多不便利,从而使得ICO项目在国内的热度会大大降温。
     彭凯指出,还要考虑到国外交易所对此次国内政策的敏感性,例如OKCoin国际站,就不对中国人开放注册和交易,虽然国外交易所主体位于境外,但中国政府可采取“断开链接”等网络措施实施“监管”以表明监管态度,预计很多国外交易所也不太愿意承接国内ICO项目的发行和后续交易。
     “在ICO中的确存在很多好的项目,并吸引了不少专业机构参与,此次监管会给这些好项目带来影响。”肖磊强调,对于好的区块链项目而言,即使没有ICO,也会吸引不少私募基金的支持。
     同时,彭凯也认为,ICO项目的禁止无碍于国内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对于大型机构、财团自主研发区块链并用于实际运用场景,仍应当予以鼓励,只是在资金公开募集和公开交易环节严令禁止。